2013年开福寺碧湖诗社雅集
发布时间:2013年11月7日   发布者:李祉熹   阅读:1575

开福寺讯:

11月6日上午九时,2013年度碧湖诗社雅集在开福寺讲堂隆重召开,一百二十余位雅士、诗友参加雅集。开福寺方丈能净大和尚代表两序大众欢迎各位诗友的莅临,并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。

各位大雅君子、各位诗友、伏老、唐社长:

大家好!

在这丹枫正红,硕果累累的金秋时节,我们相聚在碧波涟涟,金桂飘香的古开福寺。首先,我代表开福寺两序大众,欢迎碧湖诗社回家,并热烈欢迎大家的到来!

我先跟大家介绍开福寺的历史以及碧湖诗社的缘起:

五代十国时期,后唐天成二年,公元927年,楚王马殷在长沙城北修建避暑行宫,取名“会春园”,后施舍给保宁和尚作寺院,修筑佛殿、讲经弘法。据清《长沙府志》称:“保宁禅师飞锡处,五代马殷建”,马殷之子马希范遂改园为寺,创建开福寺。

宋朝是开福寺的鼎盛时期,名僧辈出,佛事兴隆,庙宇壮丽,寺内及附近有紫微山、碧浪潮、白莲池、龙泉井、放生池、鸳鸯井、风嘴洲、木鱼岭、拔禊亭、嘉宴堂、会春园、回步桥、舍茶亭、清泰桥、舍利塔、千僧锅等十六景。当时的著名理学家和教育家张拭的《题开福寺》:“长沙开福兰若五代马氏避暑之地所谓会春园者”,描写了开福寺的秀美景色,整座寺庙依紫微山而立,后有碧浪湖,寺内古樟掩映,碧水萦绕,幽静深远。明李冕《开福寺》诗云:“最爱招提景,天然入画屏。水光含镜碧,山色拥螺青。抱子猿归洞,冲云鹤下汀。从容坐来久,花落满闲庭。”当时香火兴盛,有近千名僧人住寺。

1886年(光绪十二年),由著名文人王闿运、郭嵩焘、王先谦,高僧寄禅(即八指头陀,后任中华佛教总会会长)、笠云等一十九人在开福寺结社,以寺院内碧浪湖为名,成为迄今为止全国唯一的“儒释合一”的“碧湖诗社”。每逢三月上已,九月重阳,汇集湘中文坛名士和寺院高僧,常聚这里拈香拜佛,赋诗填词,举行雅集,传为文坛佳话。

民国内战及抗日年代,兵荒马乱、人人自危。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,堪称法难。佛殿被损毁、僧人遭遣散,法脉断裂。开福寺的建筑、格局和文化都遭受重创,寺内所藏经书字画和珍贵文物散失殆尽,碧湖诗社的结社雅集也无人顾暇,美景凋零、梵音不再、荒凉惨淡。1980年落实宗教政策以后,住持戒圆法师有意恢复开福寺的十六盛景,包括碧浪湖和碧湖诗社,但苦于当时物资匮乏,僧众衣食堪忧,只能隐忍宏愿,勤勉奋斗。

时光荏苒,光阴似箭,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。在两序大众的共同努力的建设和管理下,现在的开福寺,佛殿宏伟,气势非凡,梵行庄严,法门昌盛。园林秀美,古樟银杏,碧水萦绕,幽径深远。开福寺的弘法利生、管理建设、人才培养,法物流通等方面都走上了正轨,形成一定规模。2010年12月,我们被国家宗教事务局评为首批“和谐寺观教堂先进集体”、“先进个人”,并授予两项荣誉。

近年来,国家越来越重视精神文明建设,也越来越重视传统文化、宗教文化的继承与发扬。开福寺利用品牌优势(千年古刹、首批汉传佛教开放寺院)、地域优势(市中心、交通方便、有十三条线路的公共汽车,交通四通八达、地铁)、平台优势(佛殿庄严、清净殊胜、园林优美),在文化建设方面做了很多工作,像建设现代化的电教讲堂,开设国学班、佛学班、诗词班、书法班等课程,受到广大信众和传统文化爱好者的欢迎。

“碧湖诗社”是开福寺的文化品牌,是开福寺在湖湘历史舞台上的文化美誉。今天,我们能让旧时的雅集重现,要特别感恩伏佳芬老先生和唐社长。碧湖诗社自恢复以来,在伏老和唐社长的精心组织下,雅士们利用诗词形式,展现建设新成就,歌颂和谐社会,赞美大好河山,吟唱美好人生。他们的悉心护持和辛勤付出,使碧湖诗社重新焕发了光彩。我们为碧湖诗社设立了专门的办公室,配备了办公桌及办公用品。我们希望伏老和唐社长、以及各位诗社的理事们,能来开福寺办公,在这里雅集创作,在这里编辑出版,在这里发展新社员。也只有在这里,平台才更广阔,思路才更开阔,未来才更卓阔。

佛法于公元一世纪传入中国已有两千多年历史,其丰富的内涵,对中国文化的方方面面都起着重要的推动作用,特别是禅宗。诗人常说:"诗禅一致,等无差别"。禅宗的思想开阔了诗人的境界,“诗情、诗思”与“禅趣、禅机”本来就容易交融,禅和诗的关系变得密不可分,禅诗成为古代诗歌中一个重要种类。盛唐诗人中热衷于佛教禅诗的不在少数,如王维、杜甫、李白等。而“诗词、偈子、楹联”的多种形式也使弘法更加善巧方便,通俗易懂、妙趣横生。

碧湖诗社的创始人“八指头陀敬安大师”一生留下诗篇1900多首,有《八指头陀诗集》十卷、《续集》八卷、《白梅诗集》一卷行世。品行高洁,在佛教界德高望重,是位高度爱国之僧。他的禅诗“洞庭波送一僧来”,传为佳句,其咏梅诗亦可谓臻至清灵妙空境界:“本来无色相,何处著横斜?”,“传心一明月,埋骨万梅花”。梁启超在《饮冰室诗话》中称之为“当世第一流诗僧”,“充满了忧国忧民的情怀”。他的悟性,他的境界,成为我们现代僧人的楷模。

我由于幼年出家,文化尚浅,不擅吟诗作赋,所以我对诗人和会写诗的人都非常钦佩和敬仰。希望伏老和唐社长,以及在座的各位大雅之士多包涵,多原谅我的不足之处和不周之处。再次感谢各位大雅之士和诗友的到来!阿弥陀佛!